时玉霞保险网

新华保险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安诚财险新年算旧账:总经理被罢免 股东相继离队

安诚财险新年算旧账:总经理被罢免 股东相继离队

2019-11-04 14:02:16 分类:保险知识    

  业内专家指出,安诚财险盈亏逐年交替的现象,或导致股东看不到安诚财险未来稳定盈利的可能性,进而导致股权转让。

  近日,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财信集团”)公开挂牌,拟出清所持有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诚财险”)股权,蓝鲸保险注意到,该部分股权目前正处于质押状态。专家提醒,即使有意向受让方,需在该部分股权解除质押后才能进行交易。

  事实上,据业内专家分析,股东退出,一方面或因自身存在资金方面需求,另一方面或也与安诚财险目前经营现状有关。蓝鲸保险梳理发现,近几年来,安诚财险经营存在不稳定情况,净利润盈亏逐年交替,2018年前三季度已亏约2亿,依赖车险业务且始终难以盈利。

  此外,近期,安诚财险正式罢免总经理闵卫东,由临时负责人主持工作,2019年开年,帅位缺席的安诚财险将如何解决发展问题,能否缩减亏损,多存未知。

  重庆财信集团质押股权后又拟出售,或有“缺钱”隐忧

  事实上,近1年内,安诚财险股东股权转让动作频繁。2018年2月,国际金融公司股权转让方案获批,该公司将其持有的安诚财险3亿股股权,转让给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转让后,重庆建投持有安诚财险12.65亿股股权,持股比例为31.04%,国际金融公司则退出安诚财险股东之列。

  同年,12月27日,安诚财险在官网发布股东变更公告,称股东重庆联盛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拟向重庆北部双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转让所持0.3亿股份。

  时隔仅10余天,安诚财险股东重庆财信集团,即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对安诚财险2.04亿股权挂牌转让,待转让股份占总股本的5%,转让底价为3.48亿元。一旦交易成功,重庆财信集团将退出安诚财险股东之列。蓝鲸保险多次联系重庆财信集团,拟就出售股权原因等事项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重庆财信集团挂牌出让安诚财险股权

  “股东卖出股权,可能是觉得这个财险公司未来前景不佳,也可能是因为缺钱,或者是要将出售的资金用于更合适的投资领域”,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

  “需要资金”或属实。蓝鲸保险注意到,安诚财险作为一家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股权相对分散,股东构成也较为多元化,既包含了地方国有企业,也有民营企业及外资公司股东的参与,股东数量达到19家。值得关注的是,蓝鲸保险发现,自2018年以来,共有5家民营股东通过质押所持有的安诚财险股权,进行贷款融资,此次交易的股权转让方重庆财信集团便是其中一员。

  据官网公告显示,重庆财信集团因经营需要,于2018年分两次将其持有的安诚财险股权全部质押给华夏银行(行情600015,诊股)重庆中山支行,累计申请贷款1.9亿元。其中,6月出质4000万股安诚财险股权,获贷款0.4亿元;8月,再次质押剩余所持有的1.638亿股股权,获1.5亿元贷款。

  “此次转让已取得华夏银行重庆中山支行同意”,重庆财信集团表示,由于股权目前尚处质押状态,质权人华夏银行也对质押股权的出让提出要求,其表示,重庆财信集团应在股权转让的过程中充分保障华夏银行作为质权人的一切合法权益,并需要在偿还贷款本息并解除标的股权的质押状态后,才能进行标的股权的交割。

  盈亏逐年交替、车险逐渐亏损,安诚财险存隐忧

  事实上,在股权被质押背景之下,重庆财信集团出让股权,或也与安诚财险经营情况难言稳定有关。

  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除2012年原保费收入同比有所下滑外,安诚财险其余年度原保费收入持续上行,从15.56亿元增至2017年的41.51亿元。但据监管统计,2018年前11月,安诚财险共实现37.35亿元原保费,同比增幅仅有1.7%,与上年度基本持平。

  净利润方面,安诚财险盈利情况并不稳定,2010年至2013年,安诚财险净利润均保持正向增长趋势,但自2013年之后,即出现盈利与亏损逐年交替的现象。据其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安诚财险已累积亏损2.01亿元。

  “这一现象或是导致股东离队的原因”,经济学家宋清辉向蓝鲸保险分析称,股东出让股权,或也说明股东对安诚财险失去信心。

  “亏损与盈利交替,属于正常现象”,郭振华向蓝鲸保险分析道,“但股东考量的应该是保险公司未来的前景,这一现象也许导致股东看不到安诚财险未来稳定盈利的可能性”。

  细化到业务结构来看,车险业务为安诚财险主要业务来源,2010年至2014年,安诚财险车险业务保费收入在总保费收入中的占比均达80%以上,此后3年,占比降至约75%左右,有所收缩。

  从车险保费收入的同比情况来看,则整体呈上行趋势,从13.96亿元增至31.55亿元。但与多数中小财险公司境遇相同,安诚财险的车险业务也始终未能盈利,2017年车险承保亏损2.96亿元。

  “保费收入上涨却处于亏损状态,说明市场竞争激烈”,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坦言道,如果定价方面没有优势,就只能随行就市。

  不仅如此,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9月,安诚财险时任总经理闵卫东去留问题曾引起关注。届时,安诚财险在官网披露一则经理层临时负责人的任命公告,对仍在任的闵卫东只字未提,此后,安诚财险关于闵卫东的去留问题回应称“仍在讨论研究”。而在2019年1月3日,安诚财险正式公告称,已免去闵卫东总经理(执行董事)、第三届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职务。

  据悉,2017年初,安诚财险曾提出的“351、515”战略愿景和目标,即用3年左右时间实现保费收入超过50亿元,资产规模达到100亿元;用5年左右时间实现保费收入超过100亿元,实现净利润5亿元的规划,但从安诚财险目前情况来看,梦暂难圆。(蓝鲸保险 石雨 李丹萍)

相关资讯